我想和你在诗词里,虚度最后的春光

四月,春天总是短得可怜。

来不及感受天街小雨润如酥,

一江春水东流去;

来不及独伫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春,就这样匆匆而去了……



对于春天,最有感触的并不是人,而是沉睡于自然怀抱的花木鸟虫。

苏轼有这么一首《惠崇春江晚景》: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两两归鸿欲破群,依依还似北归人。

遥知朔漠多风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不仅如此,诗人张栻在《立春偶成》也曾写道:

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

便觉眼前生意满,东风吹水绿参差。

春来时,万物都在迎接它。也许并不需要多么隆重仪式,也无需多么斑斓的色彩,只需等待:

春风动春心,流目瞩山林。

山林多奇采,阳鸟吐清音。



可不管怎样,繁花似锦才是春天最正确的打开方式。诗人宋祁曾在《玉楼春》中道: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一个“闹”字为他赢得了“红杏尚书”的雅号,一个“闹”字,也是我们对春天的所有想象。



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

诗人朱熹的《春日》“闹”得惊艳,扶过万水千山,染遍万紫千红。

乱花渐欲迷人眼,

浅草才能没马蹄。

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闹”得迷人。总之,春天就得放开自己,让它进来。



春天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季节,它在万物最需要它的时候,总能悄然而至。

不仅如此,它还带着这世上最初美好与你相遇。

唐朝诗人杜甫曾赞美春天: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可是春啊,总是会走,光阴啊,总是经不起等待,诗人孟浩然写《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春宵梦酣,一觉醒来,听到的是屋外处处鸟儿的欢鸣。推开窗,庭院里落红一地,让人不禁感怀:“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辛弃疾曾在《摸鱼儿》中感叹道:

惜春长怕花开早,

何况落红无数。

其实,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迎春、探春、惜春,或悲或喜,真正不舍的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唯有一个夙愿:

若到江南赶上春,

千万和春住。



青春易逝,年华易老,在短暂的春天面前,苏轼会说:

天涯何处无芳草,

多情却被无情恼。

张若虚在《春江花月夜》中这样说: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

江月年年望相似。

春光易虚度,你到底是错过了多少春天?而我,只想和你在如此美好的诗词里,虚度最后的春光。

来源:宋词

编辑:何雪萌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