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凉人生里的一盏灯火——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在中国文学史上,但凡提及宋代,苏轼都是一个不可能绕开的话题。北宋一代因为有了苏轼才能将大宋文学谱写的光辉卓越;而在文人的精神世界里,也因为有苏轼这样的精神楷模,才会让后世的学者不至于在上下求索时陷入孤独悲戚。人们迷失精神家园,距离庄子、陶渊明的时代已经久远之时,苏轼的出现很好的衔接了这一段精神的空白。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苏轼可以作为苍凉人生里的一束光,当他在求超脱的路上孜孜不倦之时,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生在未来的某个时代可以被渊源流传,这不仅要归功于他自己的造诣也多多少少感谢为他作传的人。

林语堂作《苏东坡传》是其旅居美国之时,虽然用英语创作,但不减作品魅力。林语堂说其为苏轼作传之动机是“以此为乐”。他孤身海外时,将苏轼的作品作为自己的精神食粮,从中感悟苏轼刚正不阿,放任不羁的豪情,用苏轼的旷达乐观来指导自己的人生,多多少少也包含了些许因缘际会。林语堂书中的苏轼是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画家,是伟大的书法家,是酿酒的实验者,是工程师,是假道学的反对派,是瑜伽术的修炼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书,是饮酒成癖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林语堂总能够将历史中的苏轼用现代人的角度去写,能够发掘苏轼在历史中特有的一面。他从苏轼人物本身着手,关注他在人生的变革中和不可逃避的历史中所作的人生选择。在演绎人物命运的同时,又有暗中传达出对北宋那段历史的思考。体现出的人文关怀要大于对历史事实的关照。笔者想从林语堂书中所写的苏轼的几个有特色的角度来谈谈本书所塑造的苏轼形象。

一、北宋历史中的苏轼。

林书所叙述的脉络是苏轼的年龄。全书分童年与青年、壮年、老练、流放岁月这四卷来写,并且关照到北宋的时代特征。苏轼一生历经四世帝王,他在北宋最好的皇帝(仁宗)年间长大,在一个心地善良但野心勃勃的皇帝(神宗)在位期间做官,在一个十八岁的呆子(哲宗)荣登王位之时遭受贬谪。苏东坡在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逝世——是金人征服北宋的二十五年之前。苏轼经历了北宋的兴衰,北宋从庆历新政到王安石变法,从一开始的励精图治到过犹不及,再到一次次的有个性的臣子们自信的失败尝试,终究让诺大的王朝一步步走向积贫积弱。林语堂在书中花费不少手笔来写历史上有名的王安石变法,林语堂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分析了北宋日趋贫弱的原因。

从景祐四年到熙宁七年的这个时期是苏轼人生的起步阶段,苏轼进京应试,因为才华横溢而受知于欧阳修,签判凤翔、通判杭州,宋朝此时也是在含蓄改革的时期,虽然范冲淹“庆历新政”已经过去很久,司马光的旧法循序渐进的施行了很久,问题虽多,但是举国至少是平和的。第二个时期是苏轼在密州、徐州、湖州任地方官的时期,时间是熙宁七年十一月到元丰二年八月。苏轼所到之地的环境远比不上杭州了,他却能更真实的感受到百姓的疾苦,也更能够表现出位居朝堂的决策者们苦思至极的一项项措施,真正下达到地方时的异变,也表现出北宋此时群众基础的日趋薄弱。第三个时期是苏轼在黄州这一个时期。这是苏轼人生的一个特殊时期,经历“乌台诗案”后留住了性命贬谪黄州。这件事情与其说是苏轼因为自己的性格而惹祸,还不如说是一次明显的党派斗争,反映出朝廷内部统治力量之间的角力。第五个时期是苏轼在惠州、儋州时期,元祐八年九月高太后驾崩,苏轼在朝中的靠山崩塌了,哲宗皇帝重新拾起他父亲的事业,继续做了变法新派的代言人,将被司马光完全废除的新法全面的恢复。于是北宋朝廷中忠臣杰士终于被这个自以为有抱负的皇帝一一驱逐,北宋的辽阔宏伟也终于成了历史上的一个记忆而行之将远了。纵观苏轼命途多舛的一生,也是北宋在挣扎变革力图强大却终究未能逃脱悲剧命运的一段时期。

二、作为文学家的苏轼。

苏轼在文、诗、词方面的造诣极高,早在欧阳修主盟文坛的时候,就明确表示把将来领导文坛的责任交付给年轻的苏轼,并预言苏轼的成就将要超过自己。苏轼果然没有辜负欧阳修的期望,宋文、宋诗、宋词都在他手中达到了高峰。于是后来人说到宋代文学的最高成就时,都会不约而同的把目光集中到苏轼身上。

林语堂的这本《苏东坡传》虽以苏轼这个人物的生平故事作为发展主线,但也在书中时时体现苏轼的文学造诣。文中还原苏轼当时的诗文创作背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所经历的事迹以及创作出的文学作品一一对应,使作品有了更加灵活的解读空间,让读者能够更好的体会文字背后所蕴含的心绪。

书中写苏轼思念王弗而作的《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描写苏轼和王弗的爱情故事,写的情真意切、凄婉动人。收录进初中课本中的小品文《记承天寺夜游》,林语堂将它放在《赤壁赋》之后介绍的,这一篇千古美文,是苏轼被贬谪到黄州经历过精神的历练之后,所能够体悟到的新的人生境界,虽为记述一次愉快的夜游,实则是在表达自己的洒脱登仙的期盼,却又一不小心泄露了他作文的奇才。而同为即兴之作的这篇小品短文,若是能够结合苏轼生活经历的故事去细细品味,我们也能够深切的体悟到他在文中对人生不经意的瞬间所获得快乐的描述,在宁静中能够体会到欣悦,这种精神世界自然流露的真情,如果仅从这不到一百字的短文里,一时半会是难以体察的。

林语堂这本书用合适的方式将两者相结合,我们在欣赏苏轼文学作品的同时,也能够真的体会到欧阳修所言“诗,穷而后功”的道理,也能检验苏轼所秉持的写作风格。他说作文章“大略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怖止。文理自然,姿态横生”。

三、作为思想家的苏轼。

中国古代虽没有哲学这个概念,但是古代文人喜欢思考人生哲理,儒释道思想体现出中国特有的哲学风貌。作为博古通今的文学大家,苏轼自然是饱读诗书,他从小就对老庄思想感兴趣,苏辙在《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中说苏轼:“初好贾谊、陆贽书,论古今治乱,不为空言。继而读《庄子》,喟然叹曰:‘吾昔有见于中,口未能言,今见《庄子》,得吾心矣。’”在成年后经历宦海沉浮,他的内心交杂儒家的经世致用之道,欲“致君尧舜上”,故而激励他学有所成,少年得志。然而却生在一个错误的时代,苏轼的时代是北宋党派斗争异常激烈的时代,他无法将个人的理想与国家的理想完全吻合的统一起来,于是在一次次党派斗争中经历着一次次不能决定自己命运的悲哀。他流放地方做官,因为自己的性格放荡不羁,使得敌对派有机可趁,引来杀身之祸。在这样的命运轨迹里,苏轼更多地转向佛、道,欲从中求解脱。“乌台诗案”之后的苏轼,于黄州闲暇时间,寻好友游乐山林,在放逐自然里去体察老庄哲学,终于在精神的羽化而登仙中得到了灵魂的解脱。在经历了多次被陷害,了悟到凭感官所见的世界,都是虚幻的佛理后,携知己朝云一起参佛济世。

林语堂在讲述苏轼时,不忘体察其精神世界。在苏轼求仕途,遭陷害,得解脱的一系列事迹背后,变相的给我们展示了苏轼精神世界的富足,一个能够在经受人生沧桑后还能够无所畏惧,无所惶恐的开着玩笑的人,除了他天性中的积极乐观以外,他也定是能够在自己心中将儒、释、道的矛盾调和的智者,能够呈现给我们一个三教的汇通,那是一种饱满的人生态度。

四、作为乐天派的苏轼。

读林语堂的《苏东坡传》,我们读到苏轼坎坷跌宕的一生,在掩卷后却很难悲戚,这不得不归功于林语堂的艺术造诣。我们可以花很长一段时间在脑海里过滤苏轼的一生,我们也会再翻看苏轼与他红尘伴侣们的悲戚爱情故事,也会去看飘逸洒脱的他是诗文作品,但是我们很难觉得悲伤。因为林语堂给我们展示的是一个乐天派的苏轼,人们曾说“一千个读者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觉得这句话也可以这么理解:一千个写苏轼传的作者笔下会有一千个苏轼。林语堂是积极乐观的,故而他所眼见的苏轼也是一个积极乐观的苏轼,他能够充分捕捉到残存的历史文献中苏轼达观向上的一面。

当年被贬谪到岭南,苏轼不觉得那里是莽荒之地,反倒能够想到苏武被匈奴单于流放到漠北,从未料到在暮年还能回到中国;想到管宁流放到辽东,竟愿意居住在那里终身不去的故事。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也说:来此半年,已服水土,一心无挂虑,因为已经乐天知命。这种达观非常人所能及。他在惠州闲来无事会去发掘出“酒”的乐趣,在那里至少写了五六篇酒赋。在被贬谪到海南岛时,因为生活的贫困,物资的困乏,他还能在杂记中写食阳光来止饿,闲来会自己制墨、考订制药、整理杂技文稿。从他所做之事可以看出,他是一个热爱生活之人,即使是在人生困境中,任然不丧失对生活的兴趣,这是难能可贵的达观。

苏轼在他弥留之际,好友维琳方丈让他想来生,苏东坡却说“西天也行有;空想前往,又有何用?”他的朋友告诉他“最好还是要做如是想”,苏东坡最后的话却是“勉强想就错了”。在告别人世时,他秉持解脱之道在于自然,在不知善而善的道教理念,毫无惊慌也无恐惧地做到了庄子所言的“物我合一”。

林语堂的《苏东坡传》给我们展现了一位有伟大思想,伟大心灵的伟人生活。虽然他在世也不过几十年光阴,但是作者将他的一生用轻松却不失庄重的笔墨再现给我们,让他活在每一个读者的心里。苏轼不再是文学史上的一个概念,达观也不止是一个词语,苏轼所能留给我们的,是他万古不朽的思想以及在无可把握的历史中所独有的命运观,那是教会后世人们在一次次与命运博弈时能够用来披荆斩棘的至宝;是照亮千百年来在黑夜中独行文人的一盏明灯,那是一种在远处的心灵寄托。

来源:苏东坡

编辑:何雪萌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